网站内容
代孕新闻

北京助孕 > 代孕新闻 >

风俗通史秦汉时期的新年_代孕 武汉
来源:http://www.010bjdy.cn  日期:2019-05-22

  

  正月初一又称“正旦”[1]或“正日”[2]。它的确立是历法修订的直接结果。秦“以十月为正”[3],汉王朝建立后沿袭秦制,“因以十月为年首”[4],故这一时期以十月初一为正旦。汉武帝太初元年(前104)开始,以夏历(农历)正月初一为“岁首”,并一直延续至今。汉代人对这个标志着新年伊始的节日极为重视,举国上下在这一天都要举行各种隆重仪式进行庆贺。其中,朝廷要举行大型朝会,皇帝接受百官臣僚的祝贺,这就是文献所说的“大朝受贺”[5]。

  关于西汉朝廷庆祝新年活动,史书记载不多[6]。《汉宫仪》、《汉官典职仪式选用》和《续汉书·礼仪志中》集中记录了东汉时期的朝贺仪式。综合三部著作所述,朝贺仪式在德阳殿举行,夜漏不到七刻时鸣钟,朝贺仪式正式开始。首先是公、卿、将、大夫、百官,然后是蛮、貊、胡、羌的使节,[7]最后是郡国上计吏鱼贯进入德阳殿。二千石以上上殿进觐,其余则上陛(台阶)进觐。宗室诸刘戴两梁冠,穿禅衣,立于西面.计吏立于中庭北面。朝贺人数多时逾万人。

  德阳殿约有1385平方米[8],—次涌进一万余人使这个平常看起来十分宽阔的地方显得颇为拥挤。待位子排定,公、侯和其他官员向皇帝奉献礼物[9],太官代表皇帝赐给献者食酒。又据《文选》卷一班固《东都赋》是日也,天子受四海之图籍,膺万国之贡珍”的描述,奉献礼物的还有周边民族的使节,各地上计吏则要呈上反映本年度当地情况的文书(图籍)。而后,朝臣向皇帝“上寿”,口呼万岁。上寿毕,太官赐群臣酒食。

  宴会在“九宾彻乐”曲的伴奏和百戏表演中进行。《汉官典职仪式选用》描述百戏有三个节目:首先是象人化装“舍利”在房梁上表演,随后进入殿前,“激水化为比目鱼,跳跃就水,作雾障日“而后又“化成黄龙,长八丈,出水游戏于庭,炫耀日光”。接下来是杂技和魔术表演:两个倡女在悬空的绳子上表演舞蹈,“对面道逢,切肩不傾;又有“蹋局出身,藏形于斗中”的藏身魔术表演。最后,待“钟磬并作,乐毕”之后,演出鱼龙曼延。《汉官典职仪式选用》所述内容为东汉制度的通则,因此我们有相信这三个节目应是刻意编排的正旦朝宴程式化的文艺表演。它们之所以能年复一年的成为正旦节目,可能在于内容的变化莫测和惊险刺激,具有很强的娱乐性。由此亦能见及社会上层对正旦的重视。

  每次正旦朝会内容并不完全相间。在浓郁的经学文化氛围中,讲论经学曾成为东汉初年正旦朝会上的一个有意思的节目。刘秀在正旦朝贺百僚毕会之际让群臣辩论经学,罚学理不通者把所坐之席让给经义通达者。侍中戴凭因表现出色坐下之席多达50余张,京城遂有“解经不穷戴侍中”的赞誉。[10]这一年参加朝会的大臣的心情大概大有不同。

  祭陵是正旦期间的另一项活动,在朝会之后进行。[11]祭陵人员与朝会者相同,仪式与朝会有相似之处,主旨则是展践孝道和祈求神灵庇佑。《续汉书·礼仪志上》云:“西都旧有上陵。东都之仪,百宫、四姓亲家妇女、公主、诸J王大夫、外国朝者侍子、郡国计吏会陵”,“谒者治礼引客,群臣就位如仪。乘舆自东厢下”,“公卿群臣谒神坐,太官上食,太常乐奏食举”,“[群]臣受赐食毕,郡国上计吏以次前,当神轩占其郡[国]谷价,民所疾苦,欲神知动静。孝子事亲尽礼,敬爱之心也。周遍如礼。最后亲陵,遣计吏,赐之带佩”。这段文字并未明示西汉有相同礼仪,根据现有文献推测,西汉皇族可能有正旦祭祖的某种活动,但出现繁密仪式的可能性似不大。[12]

  东汉何时出现正旦祭陵在汉末发生了些许疑问。如蔡邕说“明帝嗣位逾年,群臣朝正,感先帝不复闻见此礼,乃帅公卿百僚,就园陵而创焉”;鱼豢也说:“孝明以正月旦,百官及四方来朝者,上原陵朝礼,是谓甚违古不墓祭之义”。[13]二人将均正旦上陵的出现系于明帝时。但这个说法其实并不准确。《后汉书·南匈奴列传》载,建武二十六年(50),“元正朝贺,拜祠陵庙毕,汉乃遣(南匈奴)单于使者“。可见光武朝上陵已成止旦的固定活动。《续汉书·礼仪志上》总谓之“东都之仪”是确切的概括。

  娱乐和欢乐弥漫着正旦朝宴,但皇帝的威严和交往时的礼仪规范却未得稍减。据《汉官典职仪式选用》,殿前有“弧弓撮矢”的虎贲、羽林卫士“陛戟左右”;宴会中有贡事御史四人“执法殿下“检査是否有人违背礼仪;宴会结束后要按照“卑官在前,尊官在后”的原则依次退出。着装、举止、言行是礼仪的重要内容。东汉中后期某年正旦朝贺,权倾当时的大将军梁冀因衣冠不整受到侍御史陈翔的弹劾,[14]桓帝元嘉年间(151—153)梁冀又因岁首朝贺带剑人省,被迫谢罪,并受罚俸一年的惩处[15]。类似的例子也出现在地方官府正旦祝贺中,[16]《艺文类聚》卷四引曹植《元会诗》描写的是正旦朝宴时的情景,其中有“衣裳鲜洁,黼黻玄黄”之语,也反映出朝宴着装的整洁华美。桓帝时还有宫中虎贲因在朝贺中滥施权力而被下狱治罪的案例。[17]朝臣借故不朝是不敬行为。《汉官典职仪式选用》记录了一则相关事例:正月旦。百官朝贺,光禄勋刘嘉、廷尉赵世各辞不能朝,高赐举奏,“皆以被病笃困,空文武之位,阙上卿之赞,既无忠信断金之用,而有败礼伤化之尤,不谨不敬。请廷尉治嘉罪。河南尹治世罪。”议以世掌廷尉,故转属他官。”

  一般来说,只有在出现灾荒或灾异的情况下,正旦朝会仪式才有可能被简化或取消。安帝永初四年(110)因连年饥荒,下诏“勿设戏作乐,正旦无陈充庭车”。[18]东汉末年,也曾因太史报告正旦将出现日蚀而几乎停止朝会,[19]《后汉书·吴良列传》载,齐郡郡吏吴良“岁旦与掾史入贺”齐郡太守府。看来, 各级官吏凡是不参加朝贺仪式的,都要在自己的官署举行庆贺仪式。

风俗通史秦汉时期的新年_代孕 武汉

  正旦也是民间举行各种活动的盛大节日。《四民月令》“正月”条描述了北方地区正旦的节日景象:作为一家之长的男主人在这一天要带领全家老小,祭祀祖先。为了迎接这一天,他们很早就开始准备工作。每年十月上辛日要为正旦的祭祀活动酿造冬酒。正旦三天前,家长和负责祭祀活动的执事,“皆致齐焉”[20],即整洁身心,向先人表达虔诚和尊敬之情。正旦到来,家长和执事要先献上好酒以享祖先,期侍祖先神灵降临,保佑一家人一年平安,事事顺遂。祭祀仪式结束后,便开始举行丰盛的宴会。几案设在祖先的神位前,家中不论尊卑大小,依次而坐,儿子、媳妇、孙7子、曾孙们,按照“年少者为先”的顺序[21],依次向家长敬奉“服之令人能(耐)老”的椒柏酒,举觞祝福家长长寿。家宴的气氛充满着欢愉,所谓“欣欣如也”。

  对于绝大多数人家来说,正旦的食物较之平日自然要丰富得多。但这一时期的正旦和下面谈到的其他节日还没有形成独特的节日食物。家宴结束后,人们开始走亲访友,“谒贺君、师、故将、宗人、父兄、父友、友、亲、乡党耆老”,向他们恭贺新年,表达良好的祝愿和问候。[22]南方地区也有类似习俗。《文选》卷四左思《蜀都赋》追记了东汉蜀地居民在正玖时欢聚宴饮的场景:“若其旧俗,终冬始春,吉日良辰,置酒高堂,以御嘉宾。”虽然我们尚未发现关于民间正旦服装的记载,但从上文说到的正旦朝宴服装和下文谈到的腊日民间着装来看,在这个一年之中最为重要的节日,人们理应穿戴得整洁漂亮。

  根据现存文献记载,庆祝新岁的活动要延续到正旦以后。譬如,朝廷在正月五日要“大置酒,飨卫士”[23],显然是犒劳他们一年中的辛苦。那些参加了朝贺的官员,也只能在正旦后举行家中的庆贺活动。而人们之间的拜访往来也非一日能够完成。

  由于正旦是新年之始,有“三始”之称[24],因此这一天被赋予预示一年的特殊意义,一些风俗相伴而生。民间有正旦不能毁败器物的习俗[25],这一天发生异常现象则被认为是不祥之兆。哀帝元寿元年(前2)正曰发生日食,震动朝廷,哀帝下罪已诏称“厥咎不远,在余一人”[26]在哀帝因此免宠臣孙宠等人之职后,谏大夫鲍宣还上书认为“今日蚀于三始,诚可畏惧”。[27]《艺文类聚》卷四引《魏略》则将正旦大会时狂风大作,视为曹休“将诛之徵”。《续汉书·礼仪志上》记载每月“朔前后各二日,皆牵羊酒至社下以祭日。日有变,割羊以祠社,用救日变”的制度,自然也适用正旦。

  本 文 注 释

  [1]《续汉书·礼仪志中》刘昭注引《决疑要注》。

  [2]《四民月令·正月》。

  [3]《汉书·律历志上》。

  [4]《汉书·郊祀志上》。

  [5]《续汉书·礼仪志中》。

  [6]《艺文类聚》卷四引《典略》:“(魏)明帝使博士马均作司南车、水转百戏。 正月朝,造巨兽鱼龙蔓延,弄马倒骑,备如汉西京故事”。按,此处“西京"当指搢东汉洛阳,这条史料不能说明西汉元日朝会风貌。

  [7] 周边民族使者参加元日庆典活动的实例如光武帝违武二十六年(50),“元正朝贺,拜祠陵庙毕,汉乃遣(南匈奴)单于使者”。

  [8]《续汉·礼仪志中》注引《洛阳宫阁簿》:“德阳殿南北行七丈,东四行三十七丈叫尺。”约合1385平方米。

风俗通史秦汉时期的新年_代孕 武汉

  [9] 据《续汉书·礼仪志中》及刘昭注引《决疑要注》:汉代朝臣的贺礼大体上保存了周代的制度,但要简略一些,公侯献璧,中二千石、二千石献羔,六百石献雁,四百石以上献雉。又,《后汉书·朱晖列传》云:“正月朔旦,(东平千刘)苍当人贺。故事,少府给璧。是时阴就为府卿,贵骄,吏慠不奉法。 苍坐朝堂.漏且尽,而求璧不可得。”则诸侯王右受璧之仪,与公侯百官不同。

  [10]《后汉书·儒林列传上·戴凭》。又见《艺文类聚》卷四引《东观汉记)。

  [11]《续汉书·礼仅志中》:朝会之仪在“夜漏未尽七刻”开始。《续汉书·礼仅志上》:上陵之仪在"昼漏匕水"时开始。

  [12]《续汉书·礼仪志上》刘昭注引《汉仪》云:文帝定《酎金律》,以正月旦作酒”用于八月祭祀宗庙。其时正旦尚不是岁首。

  [13]《续汉书·礼仅志上》刘昭注引谢承《后汉书》及鱼豢曰。

  [14]《后汉书·党锢列传·陈翔》。

  [15]《后汉书·张霸列传附孙陵》。按,《后汉书·梁统列传附玄孙冀》云:“元嘉元年,帝以冀有援立之功,欲崇殊典,……于是有司奏冀人朝不趋,剑履上殿”。给予梁翼这一优握待遇的时间与正旦带剑受惩事件十分接近,如果 这两条史料均不误,则合理的解释应是梁冀“剑履上殿”不包括正旦朝贺。由此亦可见及东汉正旦礼规的严格。

  [16]《太平御览》卷六九四引《会稽典略》,“魏朗,字少英,为郡功曹掾。正旦掾史:顾龛被裘,以加朝服。朗以表非臣服,龛不敬,勃撤去。龛恚而听。朗右于鸣鼓,左于撤裘。以闻,府君喜朗,遂退龛,以朗代之。

  [17]《太平御览》卷三四七引谢承《后汉书》:“朱穆为尚书,岁初百官朝贺,有虎贲当阶,罝弓于地,谓群僚曰:‘此天子弓,谁敢干越!’百僚皆避之。穆呵之曰:‘天子之弓,当戴之于首上,何敢罝地!大不敬。’即收虎贲,付狱治罪,皆甫肃然报之。”又,《后汉书·朱晖列传附孙穆》注引《续汉书》记此事发生在桓帝临辟雍时。

  [18]《北堂书钞》卷一五六引司马彪《续汉书》。

  [19]《三国志·魏书·刘劭传》。

  [20]"齐”既“斋”。《论语·乡党》:“齐必变食,居必迁坐,自禋洁也。"

  [21]饮柏酒及“服之令人能(耐)老”和“年少者为先”两条据《太平御览》卷二九引《四民月令》。石声汉《四民月令校注》本将这段文字归为本注。

  [22]以上见《四民月令》“正月"条。

  [23]《汉官旧仪补遗》。

  [24]《汉书·鲍宣传》。注引如淳曰,“正月一日为岁之朝,月之朝,日之潮。”

  [25]《汉书·鲍宣传》。

  [26]《汉书·哀帝纪》。

  [27]《续汉书祭祀志中》。

  

  【“秦盟”官方订阅号,致力于探索历史上真实的秦帝国】

专业的网站
Copyright © 2002-2020 北京圆梦助孕生殖医疗机构